欢迎您!
主页 > 公司简介 > 正文
梁锦松凶猛鲶鱼浮出 激活内地金融国际化在即
日期:2022-01-21

  沙丁鱼的故事,来自中资银行圈内一本热门书——《走进香港银行》,作者黄兰民谈到在香港银行学到的压力管理时说,压力管理对于银行管理来说是必不可少的,银行在有压力时,才有竞争力和开创力,员工在有压力时,才有动力和活力。正像渔民远洋捕沙丁鱼返回时,往往要在鱼舱中放几条鲶鱼,它们不停地攻击其它的鱼,使整个舱里的沙丁鱼都在高度紧张中,如果缺少这些鲶鱼,大部分鱼就会在舱中死去,压力和紧张使沙丁鱼赢得了生命,这就是压力的作用。

  一名中资银行总经理级人士对记者说:梁锦松正是现时中资银行需要的人才,他肯定会是一条很厉害的鲶鱼,如果他冲击成功的话,中国银行业会增加一个国际化的符号,但当然,他也有可能抵挡不了其它鱼的群起反攻,首先死掉。梁锦松去年7月因为买车事件,黯然辞去香港财政司司长一职,他在出任香港高官之前,已有28年美国银行家的经验。

  虽然梁锦松一度否认他会加盟中资银行,但记者从不同渠道得到的消息,均指梁锦松正与交通银行商讨加盟事宜,现时唯一的变数是他会出任总行的高层管理人员,或是上市公司的董事。交行正筹备2005年之前在香港及美国上市,市场估计集资额约为20亿美元。梁锦松加盟交行一旦成事,将是首位香港银行家出任内地银行高层管理人员。

  9月2日,梁锦松以香港知名人士身份,出席在香港举行的12-11港资及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北京圆桌会议,併作大会发言,他期望香港银行可以通过CEPA代理其它投资产品;他又建议,内地居民日后投资海外市场时,先以北京为试点,併允许本港银行代理有关业务,此外,北京香港亦可加强人才交流,如内地推出利得税优惠,吸引本港人才到内地发展。

  香港政界盛传他有意角逐第三届行政长官宝座,他向记者否认自己有意重返政界,併说:一日做银行,一生都是银行家。

  9月8日,香港报章报道梁锦松会出任交通银行要职,同日记者在中环街头巧遇他,当时他与中银香港资产部总经理卢重兴在一起。当记者向他求证是否会到交行任职时,梁锦松笑言:当然不是啦。我也在问他(指卢重兴)现在中银正在进行全球招聘,为何你们不问他会不会聘请我?记者问他是否会到中银?在一轮东拉西扯之后才明确表示:不是,两家(交行及中银)都不是。

  然而一名中国金融机构在港高层对本报说:梁锦松确实与交行在谈,他说不是,只是在答记者那一刻不是。另一名熟悉中国金融界运作的人士更称,梁锦松除了与交行谈,还曾与中国工商银行谈,但加盟交行的可能性最高。

  现年52岁的梁锦松在9月2日被记者逼问动向时,声称自己要好好享受陪伴家人之乐,併透露他的跳水皇后娇妻伏明霞,已怀有第二胎。其实梁锦松的身家超过1亿港元,绝对有条件提早退休享受人生。但一名熟悉他的人士对本报说,梁锦松的志向很高,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创造历史,所以2001年时,他愿意放弃年薪2300万港元的美国摩根大通银行高职,出任香港财政司司长,年薪减至250万港元。他当时的目标是2007年参选特首,可惜因为买车事件黯然下台,蛰伏一年,现时则部署复出。

  这名人士续称,梁锦松很可能加入中国的商业银行,因为对方需要他的国际经验及管理新思维,而他需要一个新的舞台,当中以加盟交通银行的机会最大。

  不过买车事件的阴影仍是他复出的最大障碍。另一名中资银行高层对梁锦松加盟不以为然:中资银行接二连三出事,现时在国际社会眼中,我们最需要的是诚信。我们找一个问题人物来解决问题,是否合适?

  有中资银行高层说:梁锦松如果加入交行,确实可以引入很多国际化的管理原则,问题是,这些看来很好的原则,在中资机构执行起来会怎样?沿用美国金融机构的作风,带来的冲击是否会太大?这极可能造成新的内部矛盾。

  梁锦松任职财政司司长期间,提出大幅削减公务员开支以消灭财政赤字,这本是合理安排,但因推行过急,引来公务员的不满及消极抵抗;另外他提出,要将上市审批权由香港交易所手上转到香港证监会,港交所主席李业广强烈反弹,併以退休不干为筹码,惊动特首董建华出面,梁锦松被逼收回成命;还有仙股事件,梁锦松以美式大机构作风处理事件,港交所行政总裁邝其志在立法会上大爆内幕,令证监会主席沈联涛及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马时亨难辞其咎,梁锦松也因此民望受累。

  梁锦松曾在万国宝通银行任职23年,历任亚太区投资银行、商业银行及私人银行业务主管,併在香港、纽约、新加坡及马尼拉等地工作。其后他于1996加入美国大通银行(后易名摩根大通银行),升任摩根大通亚太区主席,业界估计年薪2300万港元。

  梁锦松属土产海龜,他在1973年毕业于香港大学,主修经济及统计学,併于1982年及1999年分别完成美国哈佛学院管理发展课程及哈佛商学院高级管理课程。

  中资银行这一类的土产海龜,全港约有二三百只,绝大多数都是在香港受教育,毕业后加入中资银行,一干便是二三十年,现时晋升为总经理(这种例子以往多,现时较少)、副总经理或助理总经理,参与总经理办公室的日常运作及决策。这些土产海龜较少机会出洋留学,但会在公余进修一些国际著名学府的专业课程。

  这类在香港银行滚打的土产海龜,是中国银行未来发展的新动力,他们具备国际经验,同时对中国文化有认识,更重要的是会为了民族感情,愿意接受较低的薪酬待遇。

  一名在港中资银行总经理级的人士对记者说,在香港中资行的老总,名义月薪约为25万至30万港元,即年薪约300万港元,与外资行无法比拟。现时中资行的老总多是由内地派到香港,名义月薪要通过多种形式上缴,老总的实质月薪通常只有二三万港元。

  内地派来的人员,最难适应便是这种差距,明明你是老板,但手下的员工挣得比你多,花得比你爽,更别说与外资行的高层比拼了。加上我们上缴渠道太多,运作透明程度不够,起了歪念的人便容易向这些小金库打主意。这名人士说,如果不好好处理这个棘手问题,类似中银香港(2388.hk)高层涉嫌侵吞公款的事件还会不断发生。

  这名人士续称,内地派到香港中资银行的老总愈来愈多:以往总经理级(总经理、副总经理、助理总经理)10人当中,只有二三人是在内地派来的,近年则有约一半由内地派来。这不是因为不相信香港人,而是希望内地老总来香港蹲点,可以学习国际金融中心的运作。

  他说,这样安排的最大问题是蹲点的时间太短,内地老总派来香港,平均年期只是4年左右便要回内地去。来港后,一般需要一两年才完全适应,然后再干两三年便要回去了。银行业务讲求长线发展,政策往往需要几年时间去施行,才会见到显著成果,这样的安排,令内地老总不能进行较大型的改革,为个人的晋升往往从一些小处著手,以便很快做出点成绩。他说近年这种情况已略有改善,但根本问题仍未解决。

  据香港金融管理局2003年年报显示,香港共有134家本地或海外银行在香港有业务,全球著名的银行,都有分支机构在这弹丸之地逐鹿,竞争之烈,层面之广,实在没有一个市场可以比拟。内地老总来港蹲点数年,可以学到不少,回到内地时可以派上用场。

  前文提及的黄兰民曾与蔡普军合作完成《商业银行服务之道:一位银行管理人员的亲历感受》一书,已成为金融畅销书。黄兰民于1991年来港,任职中南银行(现已合併为中银香港)部门主管,其后晋升为办公室主任,一直工作了五年。他的学习对象是当时中南银行总经理吴亮星。

  有一次因公出差,老板(吴亮星)让我马上写出一份出差报告,详述出差的成本和出差所换取的效益之比,用数据和事实论证出差的必要,因为效益是银行一切工作的中心。像吴亮星这类土产海龜,对中国金融业走向国际化,实在出力不少。

  中资银行的土产海龜现时在香港很少可以成为一把手,也绝少获提拔到内地总部去。一名土产海龜对记者说:中资机构的文化讲求集体负责制,个人的成就不受重视,所以中资银行的香港高管大多面目模糊,总部不会知道谁的贡献较大。香港高管无用武之地,有时想推行一些改革,往往过不了内地老总一关。

  也许只有梁锦松这类有鲶鱼特质的土产海龜,才会更有效帮助激活中国金融业的发展。